著作权

发布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7-04-05
浏览次数:
著作权

 2012年3月31日,国家版权局发布公告,就《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修改草案) 开始公开征求意见。其中一项非常重大的改变就是关于侵权赔偿标准,根据草案规定第七十二条“侵犯著作权或者相关权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 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难以确定的,参照通常的权利交易费用的合理倍数确 定。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侵权人的违法所得和通常的权利交易费用均难以确定,并且经著作权或者相关 权登记、专有许可合同或者转让合同登记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一百万元以下的赔偿。对于两次以上故意侵犯著作权或者相关权的,应当根 据前两款赔偿数额的一至三倍确定赔偿数额。”结合北京市贝邦律师正在代理的一起案件,笔者对此提出相应意见。
案情比较简单:原告戴旭先生系国内著名军事评论家,其原创文章《当前是在南海动武的良机》发表刊登于2011年9月27日的《环球时报》第2549期第 14版。文章发表后,有多位读者通过多种方式询问戴旭先生该文是否抄摘其他文章,根据读者的反映,戴旭先生在北京顺义区首都机场发现广角镜出版社有限公司 出版发行的《广角镜》第469期杂志,发现该刊物封面重点推荐的专题文章《南海:中国军方下定决心》抄袭了原告《当前是在南海动武的良机》几近全文。随 后,戴旭先生委托律师跟广角镜出版社有限公司联系,要求其停止出版、发行,并在相应媒体上作出赔礼道歉,但该公司不置可否。在交涉未果的情况下,戴旭先生 委托北京市贝邦律师李标田律师将出版发行单位广角镜出版社有限公司起诉至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要求其停止出版发行,并作出赔偿道歉。本案如果侵权基本事 实成立的情况下,如何赔偿损失则值得商讨。
根据现行的《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 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 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结合至本案中,被告应该赔偿原告的损失,因为本案中,被告不仅仅侵犯了原告的署名权,还给戴旭先生造成极坏的 声誉影响,让其他读者误以为戴旭先生抄袭其文章,并且在接到律师函以后,并未进行停止销售等措施,这显然具有故意性质。在原告戴旭先生损失无法确定的情况 下,参照被告的违法所得也是非常困难的,因为被告是期刊,其实际收入原告只能根据其广告收入来推定,而在司法实践中,期刊的广告收入能否直接推定为被告违 法所得一直存在争议,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确定著作权侵权损害赔偿责任的指导意见》(京高法发[2005]12号)第八条:“本规定第六条第一款 第(二)项所称“侵权人的违法所得”包括以下三种情况:(一)产品销售利润;(二)营业利润;(三)净利润。一般情况下,应当以被告营业利润作为赔偿数 额。被告侵权情节或者后果严重的,可以产品销售利润作为赔偿数额。侵权情节轻微,且诉讼期间已经主动停止侵权的,可以净利润作为赔偿数额。适用上述方法, 应当由原告初步举证证明被告侵权所得,或者阐述合理理由后,由被告举证反驳;被告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可以支持原告的主张。”但实 践中,法院认定起来非常困难。那么本案中,由法院根据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 以下的赔偿。而根据《著作权》草案“侵犯著作权或者相关权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 予赔偿。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难以确定的,参照通常的权利交易费用的合理倍数确定。”也就是说,当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侵权人的违法所得难 以确定的,参加通常的权利交易费用的合理倍数确定,结合至本案中,当赔偿金额无法确定时,则根据权利交易费用的合理倍数确定,同时,根据“对于两次以上故 意侵犯著作权或者相关权的,应当根据前两款赔偿数额的一至三倍确定赔偿数额。”
可以看出,《著作权》草案在保护权利人权利时更具有惩罚性和警示性,其目的是保护著作权,保护原创,打击侵权。